她用裸条借了5000块,然后去簋街吃了小龙虾 | 夜行实录

2019-05-01 18:10:32

原创: 徐浪

魔宙所发的是半虚构写作

「夜行者」系列是现代的都市传说

大多基于真实社会新闻而进行虚构的报道式写作

从而达到娱乐

和许多人一样,我喜欢半夜吃小龙虾。

2016年6月21日凌晨两点多,我直接开车到周庸吃小龙虾。

刚下了环路,就看见路边有穿反光背心的人在拦车,我在他旁边停下车,是个年纪挺大的环卫工人。

我和周庸刚下环路,就被环卫大爷拦住了

周庸按开车窗:“怎么了大爷?”

环卫大爷放下手:“慢点开,前边死了一姑娘,注意点别压着。”

周庸问:“报警了么,大爷?”

大爷咳嗽两声:“报了报了,一会儿就来。”

我在道边停下车,和周庸说下去看看。周庸迟疑一下:“徐哥,看完死人还能吃进去小龙虾了么?”

我被他气笑了,告诉他赶紧JB下车,别逼逼了。

姑娘躺在道路中间,弥漫着血腥味,还夹杂一点酒味。身下全是血,看起来被车压过,人已经完全不行了。

姑娘一身黑裙,身下都是血

周庸一边递手套和口罩给我,一边嘀咕:“一会儿你自己吃麻小吧,我TM是不吃了。你说现在这JB人,撞完就知道跑!”

我说应该是压完跑,不是撞完跑。

周庸问我什么意思,我说你看她身上和地上,没有被汽车撞飞的痕迹,只有被车碾压过去的痕迹,证明车压她时,她已经躺在路上了。

周庸嘀咕:“那说不定是被自行车撞死的呢!”

我说你别瞎逼逼,自行车能撞死人么?

周庸拿出手机给我看,还真找到一自行车撞死人的新闻。

自行车还真能撞死人

我问周庸是不是跟我抬杠呢,这种中彩票一样的小概率事件也能当真?

周庸问我:“所以她是在附近喝多了,躺路上了,然后被车压死了?”

我说概率小,这附近没夜店也没什么饭店,住宅也很少,依我判断,这姑娘极有可能是被故意扔这儿的。

周庸:“我觉得她被抢劫过。”

我问他为什么,周庸一脸得意:“她有个包,但是空了,只剩下证件、卡和手机,完全没现金。”

我问周庸他身上有没有现金。周庸说没有,他现在就带个手机,每次都是用微信或支付宝购物。

我问他所以人家为什么要带现金呢。

这是连学校食堂都可以用手机付款的时代

周庸假装没听见,一脸尴尬的捡起学生证:“卧槽,竟然是我学妹!”我让他给学生证、身份证都拍了照,然后问他这姑娘手机能打开么?周庸摇摇头:“有密码。”

这时远方响起了警笛的声音,我跟周庸说赶紧走,等警察来了还得解释我们为什么在这儿,太麻烦。

我和周庸赶紧上了车。到了簋街,我俩坐在街边边吃小龙虾边聊那个死路上的姑娘。我说肯定不是喝多在路上被压死那么简单。

周庸问我为什么?

我说大概有四个疑点:

1 附近没有住宅、酒吧

2 这姑娘不只是被车压了,刚才我检查她尸体的时候,发现她脑后有块凹陷处。这有两种可能,一是她仰面摔倒了,撞在了地面或什么硬物上导致。二是人为拿钝器打击的。这个我不能确定,不过警方那里应该很快就有结果了。

3 这姑娘穿的是一黑色的连衣裙

4 这姑娘什么都没丢,还喝了这么多酒,说明可能是熟人作案。

周庸剥开一个龙虾:“有道理。”吃完后,他把手伸进口袋去拿湿巾,忽然僵住了,苦笑的看着我:“徐哥,你别骂我。”

我说怎么了?

他掏出一个套着粉壳的手机:“刚才在案发现场,警察来得急,我一不小心把那姑娘手机拿回来了。”

我说周庸我艹你大爷,你快把手机卡拆了扔掉!一会儿被定位了咱俩谁也说不清。

周庸不小心把死者的手机拿回来了

发生了这种事我俩都有点吃不下去了,我让他把手机给我,我去找小Z把密码破解了,让他关注一下他那学妹的事件,问问学校老师什么的。

第二天一早,周庸给我打电话:“徐哥,昨晚那姑娘的死因出了,颅内出血,死亡时间早于被汽车压的时间,怀疑是被钝器砸死的,其他就没什么进展了。”

我说问他人物关系摸清了么。

周庸说妥妥的,他有个同学毕业后留校,分在学生处,全打听明白了。我说行,那一会儿X大门口见吧。

死的姑娘叫王晓彤,大三。按照同学的说法,平时为人挺浮夸的,明明是个小镇来的孩子,却总要装有钱人,据同学说,她平时有借贷购物的习惯,听说还借过高利贷的钱。

我问周庸能联系上什么她身边的人么。周庸说他从王晓彤导员那里,搞到了王晓彤闺蜜以及男友的联系方式。

我们先联系到了王晓彤的闺蜜张欣,说自己是法制晚报的记者,想要就王晓彤的事情采访她一下,已经跟她们导员打好了招呼。

我们在王晓彤寝室楼下,约见了她的室友兼闺蜜

张欣犹豫下就答应了——这是一挺文静的姑娘,说起话来唯唯诺诺的:“最近都没怎么见到晓彤,她也没怎么来上课。”

问了半小时,基本上没什么有用的信息,这姑娘就是一傻白甜,对自己闺蜜的什么都不了解。

王晓彤的男友是她的学长,现在已经实习不住校了。我给他打电话,对方一听到王晓彤就很反感:“我跟她分手一个多月了,请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!”之后就挂了电话。

我再拨对方就不接了,我换周庸号打给他说王晓彤昨天死了。对方先是一愣,然后答应在X大后身咖啡厅见一面。

在咖啡厅见到王晓彤前男友时,他很伤心

见到王晓彤的前男友时,他眼圈有点红。我问他王晓彤死那天晚上他在哪,他说在加班,公司的人都能证明。

周庸忍不住问了一句:“你们这么多人都加班啊?”

他点点头:“我在华为实习。”我和周庸一起“哦”了一声。

华为

之后我问了些他俩的事。他说他俩是高中同学,玩的很好,但大二才在一起。王晓彤家境一般,尤其是从县城来北京后,更觉得手头拮据。

那阵子学校很流行微商卖面膜,他俩就管同学朋友借了3000本钱。但囤货8000就有赠送,他当时就去申请了学生贷款,但审核没过。 后来王晓彤在学校贴吧看到家放贷中介的广告,就从这个平台借了5000块。

周庸说:“那你俩卖面膜日子应该不错吧?”

他说根本没卖上,王晓彤转钱后,上家没发货就把她拉黑了。

微商有风险,入行需谨慎

我说你俩分手就因为这事?

“前男友”摇了摇头:“我本来以为晓彤是在正规平台借的钱,后来她总躲着我接电话,我有点怀疑,就翻了她手机的聊天记录。”

“没想到,她借钱竟然打的裸条。我们吵了一架,然后就分手了。”

后来搞到的,王晓彤的裸条

周庸好奇:“什么是裸条?”

我给他解释了一下,借款人用手持身份证的裸照做为借条,一旦不还钱,债主就会公布裸照。

周庸目瞪口呆:“卧槽这也行!”

“前男友”点点头:“现在好多女孩都这么借钱,他们都是在“校园借贷群”之类的qq群或微信群谈好了,再通过一个叫“借贷宝”的app交易,利息特高,听说一个月就百分之三十多。”

他们最后都通过“借贷宝”交易

周庸问他有这种群么,前男友摇摇头,说他没有,他当时管家里骗了四千块给王晓彤还钱,然后就和她分手了,也算仁至义尽了。

我问他后来和王晓彤还有联系么,他摇摇头:“她很快交了个新男友,好像叫熊剑桥,听说是个富二代,两人还同居了。”

离开后,周庸问我王晓彤的死和她裸条借钱是否有关,我说还不清楚,我们先去拜访下和她同居的新男友。

周庸问我怎么知道他们住哪儿,我拿出了那天周庸误拿的手机,告诉他我已经找小Z破解开密码了。我查了一下王晓彤淘宝,里面有地址——索家坟小区3单元302室。

索家坟小区

这个小区很老,小区配套设施也很烂,很难想象富二代能住这里。

我和周庸两天来了六次,敲门都没人开。第三天,周庸还要敲门,我拉住他,告诉他算了,电表都没走过,这几天根本就没人回来。

周庸问我怎么办,我向他使了个眼色,他点点头,下楼去放风了。我从口袋里掏出准备好的铁丝,开始开门。

老小区一般都是A级锁,很好开

过了十分钟,我给周庸打电话让他上楼,屋内的桌子上有三副用过的碗筷,许多喝空的酒瓶,还有些已经坏掉的剩菜,以及一个生日蛋糕。我让周庸拿出那天晚上拍到的,王晓彤的证件图,发现出事的那天正好是她的生日。

我说基本可以肯定这就是第一现场了。

周庸问我为什么,我说桌上有剩菜和三双筷子,说明有三人一起吃饭,王晓彤过生日,其中一个应该是王晓彤,另一个是她的男友,菜都坏了,说明他们走后就没再回来,我唯一没想到的是除了他俩,第三个人是谁。

周庸点点头:“这么说起来,王晓彤的男友和另一个人的嫌疑都很大。”

我说,现在我们有两个线索,一是熊剑桥,二是裸条,我们一人选一个去查。

周庸嘿嘿一笑:“那我肯定选裸条啊。”

我说行,那你就去查熊剑桥吧。

周庸:“艹,我从何查起啊!”

我说你看他家里有几张招聘的传单,一般人是不会把这样的传单拿回家里的,这说明他想找工作。他电脑和赶集,也印证了这一点。

周庸:“所以呢?”

我打开熊剑桥的电脑给他看,告诉他这个他收藏的打字员的工作,应该就是他中意的工作。

熊剑桥电脑

周庸打算混进那家招打字员的公司查查有没有熊剑桥这个人。

我则去查裸条的事——这项工作实际已经展开几天了,小Z破解了王晓彤的手机后,我在她手机里找到了校园借贷的QQ群。通过这两天观察,我基本摸清了这个群的套路。

每当有新人加入,群主就会发一遍借款规矩

群里人分借款人和放款人,男女都有,女孩居多。你在群里说你要借多少钱,有人觉得合适就会抢单,如果半天没人抢单你还可以加些好处,比如裸照、裸聊、或者开房。

这个群就像中介,两人一旦谈妥就去“借贷宝”交易,平台是逾期30%的周息加复利。你提供的好处跟平台无关,直接通过微信或QQ发给借给你钱的人。

有时放款人会放出违约女孩手持身份证的裸照或裸聊视频,下方还会配有一段解释文字,提醒群里的借款人不要违约。

群主的“警告”

这么说可能体现不出利息多高。假设借一块钱,逾期30%的周息,还复利,一年不还就能滚到84w,如果借500就是4.2亿,5000就是42亿。

简单来说,借了5000块,一年不还的话,除非爸爸是马云,否则借款人此生是还不起了。

但我还是借了5000块——以王晓彤的名义。

我用王晓彤的qq在群里发了借款5000的信息。

刚把信息发出就有好几人抢单,其中还有人主动提出降息——这个情况在我观察时从来没出现过。

我正在思考,如何引出王晓彤的放款人,这时有人给我发了条私聊:“老妹,来我这吧,咱还用上次拍的照片,而且给你熟人价,保证低息~”

一个借款人只针对一个放款人,所以,这人就是上次跟王晓彤交易的人!

之后我们各自登陆了平台,我把王晓彤的身份证、学生证、家庭住址、父母和本人联系方式等信息填好后就算完成了交易,很快,钱到账了,不过不是5000块,而是扣除手续费的4500。

扣10%的手续费,到手就只有4500,但利息还按照5000算

借完钱,我给周庸打了个电话,他已经联系上了那家招“打字员”的公司,五天后面试。他问我这边怎么样,我说挺好的,正在等人上门追债。

五天后,王晓彤的qq收到了一条信息:“晓彤,明天就是一周期限,千万注意还款哦!”

我赶紧去找了田静,让田静把对方约出来,田静给对方发语音:“哥,我钱有点紧,没凑上……再宽限我几天咯,我可以肉偿的……”对方回的很快:“如果你做我代理,我就再宽限你三天。”田静问对方如何做,对方:“找你的同学朋友来贷款啊!”

田静回:“哥,我得考虑下……”对方说:“你让她们拍一手拿身份证,一手自慰的照片,你每给我一张照片我减你100块,如果你能让她们露脸拍摄自慰视频我减你500块。”

田静说不太好吧,对方说:“爱干不干,不干就赶紧还钱,不干马上还钱!”

田静继续发语音诱惑:“哥,电话里也说不明白,咱俩开房你给我详细讲讲呗~”对方说:“行吧……今晚你们学校后门的S酒店,房号我到时发你。”

收到房间号后,我和田静一起过去。田静敲门,我躲在旁边,放款人开门问田静她是谁,我从旁边一把将他推进了房间,田静在我身后关好了门。

我看墙上挂了几样情趣用品,笑着掏出弹簧刀:“听说您在圈里混的很好,小弟想跟你取取经,这刀可不能跟你的小皮鞭比啊,我就是意思意思。”

放款人挑的酒店,画风很不一般

他想要喊,我说您别喊,您要喊我说不定就干出什么来了。咱就是求财,我大哥听说您很会赚钱,让我来打听下,您要是给脸,告诉我,我这儿万分感谢。

您要是不愿说或者说漏了,也没事,我们就当和你交个朋友,以后天天见。

他沉吟下:“你大哥是谁?”

我说曲哥。

他点点头:“我认栽了。”

他说他不仅放高利贷,得到裸照和视频后,一共有三个销路:一是直接卖掉,他们有专门的交易群,每张照片30元,还可以打包买,有优惠。

二是把身份证信息卖给办假证的公司,也有QQ群,每个身份证信息能卖200,他们制作好,每张至少卖450。

视频他会直接卖给境外黄网,有一个网站收购自慰视频,他们在国内有专门负责人。

我赶紧登陆谷歌搜索这个网站,发现他并没有骗我。

这个网站分中国区跟欧美区,里面的视频更是分女性、男性、以及人种。左侧筛选功能可让你快速找到自己喜爱的类型,还有一些画面高清、主演“上乘”的视频只有会员能看。

想要看更多的视频,就要注册会员

出门田静问我:“他和王晓彤的死没关系?”

我说早就知道他没关系了,他连王晓彤死了的事都不知道,还给王晓彤贷款呢。我就是想搞清他们的运作模式,整理出来交给你卖钱。

至于王晓彤怎么死的,全靠周庸那边查到的信息了,也不知道这孙子查的怎么样,一天也没消息。

说着我开始给周庸打电话,但连打几个都关机。

田静问我怎么了,我说周庸联系不上,肯定出事了。

田静问我会不会是手机没电了。

我摇摇头,给她解释,我们夜行者有一个平时用的电话,还有一个紧急联络的电话,那个电话永远都有电,不会失联的。

周庸当夜行者的第一天,我就教了他这个,他从那以后一直随身带两个电话。

夜行者都会带两个手机,有一个贴身藏好

正在这时,我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来电,我接起来,是周庸:“徐哥,我在龙泽这边,你来接我一下呗,最好快点,我现在又饿又渴!”

我在龙泽接到了穿着一身不合体的破衣服,身无分文的周庸,一上车他就破口大骂:“CTMD,那傻逼公司是TM搞传销的!”

周庸去应聘“打字员”工作的那天,对方叫他去立水桥地铁口等着,他到了以后,一个女人在那等他,说是来接他去公司面试的。

周庸被带上一辆面包车,面包车越开越远——最后,他身陷传销组织,两个手机、钱包、连衣服都被没收了,给他发了套现在的衣服。

周庸在见过几个所谓的“领导”后,被分到了一个十人宿舍。

传销组织都是睡这种大通铺,方便互相监督

这十个人里,有一个是熊剑桥。

周庸在放风时找机会和熊剑桥聊了几句——熊剑桥在王晓彤生日的那天去面试“打字员”,然后被拐进了传销组织,还不知道王晓彤死亡的消息。

周庸给他讲了来龙去脉后,他很痛苦,但决定帮周庸逃出去,查清王晓彤死亡的真相。

他们放风时是三人互相监督,熊剑桥和周庸趁一次分到同组的机会,打晕了另一个人,熊剑桥做人肉梯子,帮周庸翻出了传销组织的高墙。

田静听到这儿:“不用报警么?”

我说不用报,报警没用。他们发现周庸逃走了,马上就会转移地点,所有的传销组织都是这么做的,警察到那儿肯定是个空巢。

传销组织转移地点的速度不是一般快

相比之下,我更感兴趣这个熊剑桥到底是什么人?

周庸说,熊剑桥不是X大学生外卖的送餐员。他给王晓彤送过几次餐,一来二去就聊上了,当他知道王晓彤欠了很多钱后就帮她还了钱,外加两人聊得不错,就在一起了。

田静这时在后面插了句:“一个X大女学生和一个送餐员,那熊剑桥是不是长得很帅?”

周庸沉默了一下:“确实挺帅的。”

这世界确实很看脸

我问周庸熊剑桥帮王晓彤还了多少钱,周庸说十万块。

我说北京外卖员平均月工资不到一万,他哪有钱还啊?

周庸说:“熊剑桥还债的钱也来自借贷宝!”

田静问:“那他也拍裸照么?”周庸:“不仅如此,他还录自慰视频。”

我让周庸继续说,他回想了下:“熊剑桥为了延期还款,还做了裸条借款的代理,给别人放贷。徐哥,你手机借我下,我手机被那帮孙子TM收走了。”

周庸拿我手机登录了熊剑桥的百度:“这里是他下线的所有裸照跟视频,还没出手。

他说被传销组织囚禁的那天,他约了个欠钱的人聊贷款的事,就约在家里。他说有可能是欠钱的人害了王晓彤。”

说着周庸问我:“徐哥,你能猜到熊剑桥约的人是谁么?”

我说猜不到,你赶紧说,周庸嘿嘿一笑,把手机递给我。我靠边停了车,拿起手机看熊剑桥的裸条——一个戴眼镜的姑娘,长得很温顺,一丝不挂,拿着自己的身份证,她是王晓彤的闺蜜张欣!

熊剑桥的网盘

周庸说:“但有一点啊,王晓彤身高170左右,张欣很难抱动她,更别说从楼上拖到车里再扔到马路上。”

我说你别忘了,那天他们用了三副碗筷,熊剑桥不在,也就是说,除了张欣外,还有一个人在场。

周庸问我接下来怎么行动,我说你打听一下张欣上课的课表,我们还是采用老方法,跟踪。

我们赶到X大时,张欣刚上完下午最后一节课,没和同学一起回寝室,好像在等人。大概过了半小时,张欣终于按耐不住,打车走了。

我跟周庸开车跟着她,车停在北航后身一栋家属楼前。张欣下车后直接去了保安室,过了一会儿,她挎着一个年轻的保安一起出来了。

我和周庸跟踪张欣到了一个保安室

周庸“嚯”一声:“徐哥,这闺蜜俩都是颜控啊,一个找一送餐员,另一个找一保安,可一个TM比一个帅!”

我说你看看那保安的腰间。

周庸看了眼:“橡胶棍!王晓彤的尸检说被钝器重击过,但又没造成什么创口,证明不是金属等器具,如果是橡胶棍的话,就说得通了!”

保安标配的橡胶棍,符合杀死王晓彤凶器的特征

很快,保安换好衣服,领着张欣去停车场,上了辆夏利车。我们继续跟,最后他们把车停在了簋街一家小龙虾门口。

周庸笑了:“徐哥,这保安和你好一口啊!”

我说别扯犊子了,干活,我和周庸下了车,走到张欣桌前坐下,张欣两口子惊讶的看着我们。

跟着他们到了簋街

我对张欣笑笑:“藏的挺深啊!”张欣听后筷子没拿住掉了。“帅保安”赶紧接过话:“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?”

我问他知道张欣跟熊剑桥借裸贷的事情么。

“帅保安”点点头说知道:“那个不用你们管,我会替她还上的。”

周庸笑了:“你拿什么还啊,那是高利贷,都滚到五十多万了。”

我说行了,我们找你来不是还钱的事,是因为王晓彤被杀的事。相信我们只要查一下王晓彤出事路段的监控,就能看见你的车吧。

“帅保安”喝了一杯酒,敲敲桌子:“人是我杀的,和张欣没关系”。

我拿起他面前的小龙虾,剥开放进嘴里,让他讲讲那天都发生了什么。

我坐下摊牌的一部分原因,是因为他们点了小龙虾

张欣跟熊剑桥借了裸贷,一段时间没还,欠款已达到了30万。张欣为延期约熊剑桥见面。

熊剑桥是个本分人,没多想,觉得对方只是想聊贷款,就约在家里。但还没到约定时间,熊剑桥就意外被传销团伙囚禁了。

张欣男友怕她去陌生男人家发生不测,就一起去了熊剑桥家。哪知熊剑桥不在,开门的是自己的闺蜜王晓彤!

王晓彤以为张欣是熊剑桥找来给自己过生日的,很高兴的邀请他们进来吃饭,张欣忍住了疑问,和男友一起给王晓彤庆祝生日。

王晓彤的生日,也成为了忌日

喝了点酒后,张欣觉得王晓彤跟熊剑桥合伙骗自己,越想越生气就吵了起来。“帅保安”护女友心切,一棍子把王晓彤打昏。

清醒后的张欣发现王晓彤已经死了,怕事情暴露就把王晓彤换上黑衣服丢在马路上。那里光线本来就不足,希望可以伪装成车祸。

在警察局录完笔录出来后,周庸问我:“徐哥,你说王晓彤知不知道闺蜜裸条借款的事?”

我说应该知道吧,但赚钱的是她男友,她就什么都没说。

周庸“嗯”了一声:“这“裸条”也太赚钱了。”

我说是啊,不过不仅他们赚。刚才你静姐给我打电话,说我们这次查的“裸条”的资料,卖了好多钱。

周庸很高兴:“太好了,又可以买东西了。”

我说你一个富二代,说这种话不合适吧。你要是真没钱,可以给我打个裸条,我去管你妈要钱。

周庸“嘿嘿”一笑:“别闹,不过徐哥,我总觉得这件事哪里有点不对。”

我说你终于发现了,周庸问我哪儿有问题。

我说是那“打字员”的工作不太对,这是一份很明显有问题的工作,只要不是智障,都不会认为这份工作能赚钱。

所有“打字员”的工作,都是骗人的

周庸懵了:“所以你早知道那工作不对,还让我去面试?”

我说是啊,我早知道有问题,但不会有什么大危险。你出什么事,我去救你不就得了么。

周庸苦笑:“操!徐哥,下次这事儿能不能提前说一声,让我有点心理准备。”

我说你要有心理准备,再露馅了,我们就找不到熊剑桥了,他也不会和你说这么多。

周庸:“你是说熊剑桥一早就知道这工作有问题?”

我点点头:“有一事儿我没告诉你,我在王晓彤的手机里,发现了她和前男友的聊天,这俩人直到王晓彤出事前,都还有一腿。”

王晓彤与前男友的聊天记录图

周庸:“熊剑桥知道了?”

我说我觉得他知道,否则他后续这一系列行为实在太突兀了。

你想,熊剑桥明知道张欣和王晓彤是闺蜜,还邀她上门谈债款的事。

巧的是,同一天,他去面试了那么明显有问题的一个“打字员”的工作,在此之前,他还研究了这工作很长时间。

周庸:“你觉得熊剑桥知道这是一传销组织,他之所以这么做,是为了人间蒸发?”

我点点头:“我找王晓彤的借款人打听了一下,他帮王晓彤还钱时借的钱,已经翻到六十万了。”

周庸:“卧槽,太狠了,一箭双雕啊!”

我说人因为感情的事做点什么都挺合理的,我不也跟傻逼似的一直在找我的女朋友么。

周庸拍拍我的肩膀,递给我根烟。

世界从未如此神秘

▬▬▬▬▬ ● ▬▬▬▬▬

We Promise

We Are Original

本文属于虚构,文中图片视频均来自网络,与内容无关。

未经授权 禁止转载